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操场埋尸案”公职人员领刑:枉法的权力不能永远掩盖正义

2020-01-15

12月30日,湖南省怀化市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一审对新晃涉“操场埋尸案”相关公职人员渎职违法案揭露宣判:对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原政委杨军、新晃一华夏校长黄炳松均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对怀化市公安局原侦查员、法医邓水生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新晃县公安局原局长蒋爱国、原副局长刘洪波,新晃县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原大队长曹日铨以及怀化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杨学文等人,则别离以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获刑七年至十三年不等。

而在此之前,杀戮邓世平教师的主犯杜少平已被判处死刑,一起杀人者罗光忠则被判处死缓。从主犯判死到现在相关公职人员悉数领刑,这起举国重视的大案至此总算画上了一个句号。

暴力与凶恶可以掩埋本相于一时,但无法掩盖本相于一世。本年6月,受害者邓世平教师的尸骸重见天日,从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杜少平无法掩藏由自己亲手深埋的本相。

2001年,其时无业的杜少平采纳不正当手法,违规承建由其舅舅黄炳松任校长的新晃一中操场工程。邓世平代表校方监督工程质量,遭致杜少平的不满。2003年1月,怀恨在心的杜少平公开伙同他人将邓世平杀戮,尸身则掩埋在操场的一处土坑内。一个遵法正派的公民、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就这样“人间蒸发”,留下了无尽的哀痛,也留下了巨大的悬念……

杜少平与邓世平教师的对立并不隐晦,杀人者的手法也难称高超,作案的场所更非偏远之地,在刑案专家眼里,就破案难度而言,操场埋尸案远不能算是杂乱的案子。既然如此,一个县城里的无业者何故可以掩埋本相长达16年?

现在司法机关的查询完全揭开了谜底。法院审理查明,杜少平杀人之后,与其舅舅黄炳松找到杨军,为其庇护罪过,又多方请托、撮合腐蚀相关公职人员。杨军、黄炳松明知杜少平是杀戮邓世平的凶手,彼此勾通,一起成心庇护;邓水生、刘洪波、曹日铨等人明知杜少平有杀戮邓世平的严重违法嫌疑,成心推迟对现场提取血迹的送检,未按上级要求对疑似埋尸的两个土坑深挖清查,对相关依据不及时勘验、送检、查验,向上级汇报时隐秘重要依据和头绪;作为两级公安机关的领导,杨学文、蒋爱国则在承受请吃后,玩忽职守,赞同将邓世平被害案以失踪案处理,导致该案长时间未被刑事立案侦查……

清楚明了,邓世平教师沉冤16年而不能昭雪实为权利操作的成果,操场埋尸案便是“有黑必有伞”的典型一例。从曝光到官方查询到现在的宣判,操场埋尸案以斑斑可考的现实,证明了扫黑除恶“打伞破网”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而因为案子发生在县城,牵涉人员很多,一起还在提示人们留意底层扫黑除恶的某种特殊性:底层是熟人社会,黑恶势力与保护伞的勾通往往更简单也更为深广。

本年11月,中心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听取了操场埋尸案的情况汇报之后着重,要推进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案子加速查深查透、依法办成铁案,及时回应社会关心,显示法令公平公平。

怎么办成铁案,怎样让民众享用休养生息之福?无论是孙小果案仍是操场埋尸案,其处理无疑都显示了一种坚决的毅力:既要查处黑恶势力违法,也不能放过黑恶势力背面的保护伞,一起还要倒查有关部门的监督管理职责,这才是标本兼治之道。

凶恶无法永久掩埋本相,枉法的权利不能永久掩盖正义。操场埋尸案从前让人们疑问,但终因正义的来临而从头提振了人们对社会公平的决心。大众有理由等待,扫黑除恶将以更大战果回应人民群众对社会公平正义的神往。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